勞模風采
一枝巧貯書窗下 人與花兒分外香
發布時間:2012/12/18 16:01:48       訪問次數:2500

人物簡介:

     梁勤璋,男,1957年出生,中共黨員,1978年參加工作,大學專科學曆,現任紫竹院公園園藝隊花卉班班長,花卉技師,北京市首批插花藝術家,擔任中國插花協會理事、北京市插花藝術研究會常務理事職務。先後榮獲北京市青年勞動積極分子、首都勞動獎章、愛國立功标兵等獎項,1994年被國家建設部、人事部授予建設系統先進工作者榮譽稱号。

----記紫竹院公園花卉班班長梁勤璋同志先進事迹

     在梁勤璋師傅的眼中,花兒是有生命的靈性之物,需要像照顧自己的子女一般悉心呵護。三十多年來,他始終堅守在平凡的花卉工作崗位上,用心地呵護每一盆嬌豔的鮮花,用靈巧的雙手将大自然與生活之美完美融合,把一個又一個插花精品變成人們記憶中永恒的珍藏。

刻苦鑽研業務   勇挑花卉養護的重擔

     1978年,21歲的梁勤璋作為一名插隊知識青年來到了紫竹院公園從事花卉養護工作,艱苦的工作環境和生活條件,磨砺了他吃苦耐勞的意志品質,對花卉事業的熱愛,造就了他一顆好學上進的心。面對日複一日的養護工作,他沒有看作是簡單的體力勞動,而是在學中幹、幹中學,一絲不苟、有條不紊,力求把每一項工作做的更加完美。為了更好的掌握花卉養護技術,他在虛心向老職工請教技術與手法的同時,把積攢下的工資和自己的業餘時間全部投入到園藝專業知識的學習上,翻開他的筆記,工整的文字密密麻麻的記滿了一整本,而這樣的學習心得和筆記更是積攢了滿滿一大箱。辛勤的耕耘總有豐碩的回報,短短數年時間,他就自修完成了花卉園藝專業課程并接連考取了中、高級工和技師資格,娴熟的花卉養護技術和過硬的綠化知識令他從同齡人中脫穎而出,成為了花卉養護技術骨幹,樸實無華的性格和謙虛好學的精神更是赢得了班裡職工的一緻好評。很快地,他就被職工們推選擔任起班長職務。

     角色的轉換沒有令他停止學習的腳步,1993年局裡承辦首屆北京市菊花節,将栽培塔菊的工作任務交給了紫竹院公園并要求培育的塔菊在國慶期間展出。時間緊、任務重,工作的重擔一下子落到了梁勤璋和他的同事身上,同事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有人提出用晚菊,有人提出用早小菊做接穗,此時的梁勤璋陷入了沉思。以往塔菊使用的都是晚菊品種,而晚菊要到11月份才能開花,時間上肯定是來不及的,若是采用早小菊做接穗,從時間上算又少了一個月的最佳生長期,也達不到預想的效果。面對這一棘手難題,他把自己關進了單位,一連數日沒有着家,白天實地動手研究,晚上查閱書籍資料,尋求最佳栽培方法。看着他日漸消瘦的身體,家人和同事都不免擔心起來,勸他好好休息一下,而他總是一句“沒關系,時間要緊”,又一頭紮進了夜以繼日的研究工作之中。一個星期之後,他提出了花杆上部腹接的方案,經過短期實驗,塔菊不僅長勢良好,高度比傳統的方法還增加了50厘米,更提升了菊花的觀賞效果。在當年的菊花節上,由梁勤璋和他的同事們培育的塔菊赢得了市民的贊譽和掌聲。

探索花藝精髓   迸發藝術創作的源泉

     工作中的梁勤璋勇于探索,敢于創新。在布展立體花壇的過程中,他發現五色草色彩占壇整體比重不足,為了彌補這一缺憾,他大膽地将菊花帶蕾扡插進行嘗試,經過幾年摸索試驗終于取得了成功,并以此為契機完成了“早菊和四季菊進行帶蕾扡插”這一可行性課題的研究,通過了國家技術鑒定,榮獲1994年北京市園林局科技進步二等獎。

     最令人稱道的要數他對插花技藝的探索與研究。“插花是一門藝術科學,它用充滿大自然生機、清新優美又極富文化内涵的植物材料進行造型,通過對花卉瞬間的定格,以此來表達特定時期的情思與心态,體驗生命的真實與燦爛”,提起插花梁師傅總是滔滔不絕。在多年從事花卉研究、培育與養護的過程中,他接觸到了插花,由此便癡迷上了這門“秀氣”的藝術,在不斷學習的過程中,他發現插花看似簡單,然而要真正插成一件好的作品卻并非易事,因為它既不是單純的各種花材的組合,也不是簡單的造型,而是要求以形傳神,形神兼備,以情動人,溶生活、知識、藝術為一體的一種藝術創作活動,是要用心來創作花型,用花型來表達心态的一門造型藝術。為此他查閱大量古籍,追溯中國插花藝術的起源,探尋與日式、西洋式插花藝術的差異,博采衆家之長融會貫通,并對插花技藝發展提出了個人獨到的見解。在《中國花卉園藝》刊物中,他發表了題為《花與容器兩相宜》的論文,詳細介紹了中國傳統的六大容器插花知識,即用盤、瓶、缸、碗、筒、籃為容器的插花技巧,六大容器由于使用花器的不同而各具特色。1998年他與同事共同完成了《禮儀插花鑒賞》一書及書中插花作品的創作,1999年他編寫的《中國傳統插花》成為了闡述中國插花技藝的佳作。幾年來,由他撰寫的《淺談公園花卉業發展趨勢》、《菊花栽培管理》、《家庭養花與插花》等花卉及插花藝術方面的論文、講義累計18萬餘字,相關書籍、報刊、雜志、網頁刊載他的插花作品達到100餘幅,文章點評更是不計其數。

     刻苦的鑽研與實踐令他的藝術境界不斷提高,而多次參加全國性的比賽和交流,更使他成為業内家喻戶曉的人物。在“亞運會藝術節插花藝術展”中,他的作品《金秋》獲得一等獎;1992年在廣州舉辦的第二屆中國插花藝術展中,作品《百事如意》獲三等獎;在同年的洛陽牡丹花會中,作品《夏意》獲最佳創意獎;1994年他在昆明第三屆中國插花展中榮獲百花獎;1999年在昆明世博會上,他的插花作品《遨遊太空》獲展會銀獎,并在2002年中國首屆傳統插花大賽中榮獲金獎。2004年他應邀參加中國青島第二屆國際插花展,并代表北京市現場表演插花技藝,赢得了掌聲與贊譽。一系列的榮譽足以證明“插花大師”的頭銜名副其實,而一個更大的機遇與挑戰也在慢慢地向他靠近。

     2008年初,梁勤璋作為北京市首批插花藝術家被北京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特聘為插花花藝師,負責北京奧運會期間所有比賽項目頒獎用花的前期人員培訓和頒獎花束的檢查驗收工作。接到任務後,他深感工作光榮,責任重大,為了确保任務順利完成,他與其他專家一起提早制訂出詳細規劃,7月開始有計劃的組織相關人員專項培訓,到了8月份,他更是每天早上五點半趕到奧運花卉配送中心,選花材、驗質量,帶領50名志願者制作當天用的頒獎花束。奧運會頒獎花束名為“紅紅火火”,對花束的尺寸有着嚴格的标準,每束要求高為40厘米、胸徑25厘米、手把長度為10厘米,僅準備階段就包括花材驗收、花材整理、入庫、花材分配、輔材分配六個環節,每個環節他都一絲不苟,認真檢查,用尺寸表按規定标準逐一丈量,确保每一束手捧用花的質量。一束“紅紅火火”從制作到成型平均要用20多分鐘,一次距離裝車配送還有20分鐘,正在檢查包裝的梁勤璋無意間發現花束主花材“中國紅”枝長比要求短了5厘米,他立即将這一情況告知現場工作人員,眼看距離裝車配送的時間快要到了,現場每一個人的心裡都焦急如焚。此時的梁勤璋二話沒說,親自動手重新制作起花束,一束、兩束……短短15分鐘,一排排靓麗的“紅紅火火”已靜靜地躺進了特定的保鮮箱裡。有人拿過尺寸表逐一丈量,每支花的長度都與規定要求一緻,“短短十五分鐘,梁師傅太神了!”、“這雙手比尺寸表還準!”現場掌聲、贊歎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随着比賽的日益深入,早起晚歸成為了奧運花卉配送中心工作的家常便飯,最忙的時候甚至隻能睡4個小時,然而經梁勤璋和他的團隊制作完成“紅紅火火”總能保質保量按時制作完成,日流量最多時達到500餘束。高質量的頒獎花束和金鑲玉一道,成為舞動奧運賽場的一道靓麗風景。

傾情無私奉獻   傳播插花技藝的大師

     三十多年來,梁勤璋始終堅守着自己立下一個規定:“嚴格自己的一言一行,凡是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身為班長的他時時刻刻以身作則,工作中他沖鋒在前,揮汗如雨;工作外他帶領職工學習專業知識,共同提高業務技能。三十多年來,他把全部心血都傾注在了他所熱愛的花卉事業上,在他的個人詞典裡找不到“休息”二字,正如他愛人說的:“老梁就是把單位當成家,把家當成旅館,他的心全撲在他的花上了,讓他休息一天比什麼都難。”正是在他的激勵帶動下,花卉班全體職工齊心協力,團結協作,出色出色地完成了一項又一項艱巨的工作,曾連續五年被評為先進班組。

     對于成績,梁勤璋看得很淡,如今已是人到中年的他将更多的心血投入到青年人才的培養和中國插花技藝的傳播上。2004年,在新世紀首都職業技能大賽中,他主動擔任職教賽區及海澱區插花比賽評委;2005年他參加《全國首期高級插花員教師培訓班》并取得高級插花教師資格,成為了全國首批高級插花培訓教師。2006年,他在北京市第二十五屆月季花展中獲得插花藝術優秀輔導員獎。由他編寫的《插花員培訓教材》和《藝術插花》講義成為了插花初學者入門的必讀刊物,經他輔導的500餘名學員全部通過了初、中級插花員資格鑒定和考評。在擔任插花花藝師期間,為了更加廣泛地傳播中國傳統插花藝術文化,梁勤璋抽出時間專程前往奧運主新聞中心,面對鏡頭進展示插花技藝,精湛的表演赢得了各國媒體記者的一片贊譽。

     “插花不僅僅是美化環境、裝點環境的裝飾品,而且是撷取衆花之精華,再現大自然美與生活美,能撩人情思、寄人心曲的花卉藝術品。”如今再次回憶梁勤璋師傅對插花的評價,敬佩之情更是由心而生,他将自己對生活的美好祝福溶于書窗幾案之間,用靈巧地雙手精心制作出一個又一個的插花精品,一如他在平凡崗位上的不懈追求與默默付出,時而曲徑通幽,時而磅礴開闊,人與花兒同時散發出分外的幽芳。